网赌平台

 
三农普访问技巧
发布时间:2016-11-07 11:24     字体显示:      

访问是登记的前提,访问的质量决定着现场登记工作的成败。 

一是见人先寒喧,进门四下看。见到被访问对象后,普查员要亮明自己的身份,“您好,大叔(大爷、大婶、大哥、大姐、爷爷、奶奶等),我是咱乡(村)里的普查员,这会儿轮到普查您家了。很简单的一个表,我们就耽误您一会儿时间,我问您答,不麻烦!来吧,咱开始吧?”如此礼貌的问话,再冷漠的群众也会配合您的普查。紧随被 访问者进门(房屋或住宅)后,普查员要把眼睁大,对于被访问者手里拿的(手机)、院子有的(房屋、水井、淋浴热水器、空调、圈舍及畜禽)、地上放的(轿车和农业机械)、墙上挂的(玉米捆、辣椒串)、屋里堆的(烟叶、蔬菜、土豆、小麦)、桌上摆的(电视、电脑)、角儿里搁的(冰箱、洗衣机)等等,这些在农户家中不同地方摆放、普查表有涉及、普查员需访问的物品,要过过目、有个大致印象,为接下来的访问和登记积累“素材”、埋下伏笔。 

二是问前必宣传,适时表头填。到 农户家落座后,普查员除了递上“一封信”外,还要抓住农户看一封信的时机,向其认真宣讲这次普查。如:“您可能知道,咱们国家每十年开展一次农业普查,这是第三次了。这次农业普查是为了摸清家底、了解变化、制定决策、加快发展,与我们大家是紧密相关的。这次普查与您家的税收、计划生育等没有关联,我们也会对您所供的所有资料进行严格保密,所以请您放心、如实地提供!”。其实,普查员与农户交流的过程,不仅仅是为了打消顾虑、取得理解,更主要的是通过聊天掌握情况、发现目标、利于普查。这时,普查员可以一边聊天,一边拿出普查表,把“普查区代码”、“普查区名称”、“普查小区代码”、“普查小区名称”和“户编码”这些所谓标识性的“表头”指标逐一填上; 

三是多说好听话,切莫伤自尊。问话的方式和语气,是与人沟通成功与否的决定性因素。作为“三农普”的被普查对象,农民居多;普查的指标,都与农业有关;普查的地域,大多分布在农村。因此,普查员面对的是朴实的农民,接触的是广袤的乡村,而讲的必须是方案背后的故事,说的必须是地地道道的乡音。乡音,就必须是通俗的、易懂的,农民接受、群众喜欢的,明了的、简单的语言。这就要求普查员必须深刻理解和把握普查指标的准确含义,并用最简便的方式表达出来,让对方一听就明白、一说就清楚;有时,普查员也可以多说些称赞、夸奖或是“恭维”的话,但绝对不能照本宣科问话、逐字逐句访问。如:对于“户主姓名”,可以问“您家里当家的是谁啊?”或者 “家里掌柜的是您吧?”;对于院内有轿车、楼房敞亮的住户,如果简单地问“您家里有摩托车吗?有电动车吗”、“您家里有淋浴(空调、电视、电脑、洗衣机)吗?”等,农户心里会很不高兴,甚或有伤被访问者的自尊。毕竟,近年来农村发展迅速,手机、电视、空调、电冰箱、电动车也已基本普及,城市人拥有的这些耐用消费品,生活条件差不多的农村家庭一般也都具备。因此,这一块儿指标,笔者建议换一种方式去问。如:“您家有几台彩电?用的是有线电视还是别的?”“您家有几辆汽车?”“您家安了几部空调?”“您家电脑有几台、都管(能)上网吧?”这样,住户听着心里很高兴,感觉很温暖。在谦虚和说笑中,他(她)就能给普查员说出个子丑寅卯来。 

四是难点多解释,帮助细找寻。访问者的角色重要性不言而喻,而知难点、破疑点更是其重点任务。就这次农业普查的重点而言,无外乎“地有多少、地在哪里、谁种的地、地种了啥、怎么种的”,以及“畜牧养殖、林业生产、渔业经营、服务收入”几个节点。但试点证明,“耕地”是这次普查的重中之重,也是难中之难。其重要性不必言说,其难度在于:由于农村外出务工人数的增加,在家经营耕地的人员骤减,因此土地流转的农户多、流转的形式杂。一方面、留守在家的老人,说不清楚自己家庭耕地的具体去向和数量;另一方面、在农村承包耕地的住户,由于某种原因,往往不把其承包或代耕别人的耕地全盘说出;另外,即使是邻居或村干部,有的对住户耕地的去向及面积也不甚了解。基于这三点,普查员要在“确权(承包)或经营的耕地”这部分多费口舌,解释耕地的含义,分析耕地的去向,理清之间的关系,计算耕地的数量,做到实有的耕地登记准,自留地、荒片菜地分分厘厘都要问,流入、流出细盘点。 

五是收入简单化,问话防失真。因向其他农户或单位提供农机作业、灌溉、林木嫁接、孵化、良种(苗)繁殖等服务,而获得的“服务收入”,是“农户普查表”中唯一的“收入”指标。有的人说这几个指标设计不科学、没必要,收集难度大、没参考。相反,笔者倒觉得这些指标十分必要,是这次普查不能回避、必须调查的价值指标。但从试点访问情况看,结果多不如人意。其最大的原因在于普查员对什么是“服务”和“服务收入”不甚理解或理解不到位,只会原原本本地按方案的设计去访问、照指标的字句去调查。对此,普查员可以把表中之“服务”简化为群众常见的生产活动,通俗而简单地去开展访问调查。如:“您家种麦前请别人给您犁地,用了多少钱?”“您家种麦(玉米等)时用人家的播种机,共有多少钱?”“在小麦(玉米、大豆、红薯、棉花、油料等作物)的生产中,您家请别人浇水(打药、施肥等)用了多少钱?”“您家里用别人的收割机收麦(大豆、红薯,或雇他人掰玉米,摘棉花,出花生,择辣椒,炕烟叶等作物)时,花了多少钱?”“您家请人家防疫员给猪(牛)配种(看病或防疫),付了多少费用?”“您家林地请别人进行病虫害防治,花了很多钱吗?”“您为别人提供的鱼种、鱼苗大致值多少钱?”“您家收割机出去干活,一年下来大约能挣多少钱?”“您家人在别人花园里干活(剔草、打岔儿、浇水、栽花、挖树、装车),也挣不少吧?”等等。 

收藏】 【打印】 【关闭

三明市统计局 主办
三明市数字三明建设办公室 技术支持